研究与批评
李少文:庆和其人其画
来源:cafa.com.cn  作者:李少文  点击量:027  时间:2014/9/2 16:14:45

庆和之为名,其人与?其画与?

其人也和,其画也冲,其性也淡,其画也清。

和,自能以平常心直面生活,也便能将寻常生活摄入画图,可谓街谈巷议总入诗。而这些被他摄来的一切,却都是人们司空见惯又失之交臂者。故在他的作品前,似都是记不起名来的旧时相识,亲切之余,总会睁大惊异的目光画一个问号,亏他如何抓住了生活的许多。

冲,自信到不必摆架子唬人,也便全然没有了架子,没有了架子,(也便没有了令人可叹可羡的谈资)当然就冲和了。细细想来,凡心气冲和之人,肚子里大多具有可供冲和的自信,否则,不是做不平之鸣,便要在端架子中讨生活。对画者言,能自信到冲和的心境,是真画家,庆和庶几得之。

淡,淡则无欲,无欲则刚,刚则朴,朴则无华,无华则信,再后便应了老子的一句话“信言不美”了。在画者,“言”能信,不阿世,不媚俗,朴朴实实,自是淡到好处,是真画家。庆和之画无欲,不欲为博一声采,而强为掀天揭地之语,不欲讨世俗青睐,而故作扭捏之态,只是如契柯夫的行文,以一种平静的语调,慢条斯理地讲述着大都市里的寻常故事,使欣赏者仿佛由炎暑如蒸的闹市,步入臻臻半亩绿荫之中,得以长舒一口气,享受到嚣尘之外的片息的宁静。

既具以上三美,其画自然透出一股清气,其醇如醪,其清似水,庆和之画,不过尽是些平易近人的语言,然又皆得自性情之正,故至平之间,至奇出焉。却又难辨酸咸,直一片真情溢于绢素,此非真画家而何。

能传情于世的是艺术家,能将真情溢于众人的是真艺术家,能贻至情于百代的是大艺术家,能贻大情于整个人类的是巨匠,想来庆和自应是善传真情于人者。至于他之是否是真艺术家,对于圈外人的我,只能就人论画了,那么就画论人呢,便有待诸君在庆和的作品前见仁见智了。

1994年4月李少文于碶梦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