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子女回忆文金扬——父亲文金扬教授百年诞辰纪念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588  时间:2015/9/16 13:38:27

家父文金扬(1915年7月27-1983年7月21日),字宣铎,号咏侯,江苏淮安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技法理论家、油画家,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民主同盟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中央美术学院工会主席。

父亲早年家境贫寒,在伯父的帮助下读完了小学、中学,为了进一步深造,在小学任教一年,攒得学费,考入国立中央大学教育学院艺术科,自始师从徐悲鸿先生,在绘画技能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父亲年轻时就对美术教育和美术技法理论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终身锲而不舍进行研究。他在1946 年编写了《色彩学大纲》,潘天寿先生为该书作序;1947 年编写了《中学美术教材及教学法》,徐悲鸿先生为该书题书名并作前言。他的绘画技能和对技法理论的研究成果受到了恩师徐悲鸿先生的关注和热情鼓励。1951 年,徐悲鸿先生将父亲从南京大学师范学院艺术系调到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任教。遵照徐悲鸿先生的安排,父亲筹建并主持了技法理论教研室,为徐悲鸿开创的中国现代美术教学体系填补了美术技法教学这一薄弱环节。

父亲深刻领会徐悲鸿先生“艺术知识初步之获得,仍须依赖科学”的主张,他借鉴达•芬奇创造的科学方法,创新了绘画中的透视画法,并扩展到光影等多方面的透视实践,尤其在高等美术学院的技法理论教学中,他始终坚持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反对简单的口诀化教学。

父亲在创建中央美术学院技法理论教学体系的过程中,坚持洋为中用,古为今用,既认真地研究学习西方美术技法理论著作,又努力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的美术技法理论。为编写《艺用人体解剖学》做基础研究,他亲自赴北京医学院解剖工作室参与尸体解剖;他特邀著名演员李景波做各种表情演示,研究面部肌肉变化的关系;他启用中国人体模特,研究中国人的人体结构和各种姿式的比例;他还动手制作兔子、鱼等骨骼标本,进行动物研究。并且常常在教研室和一些教授们一起画模特、静物,探讨透视、解剖、色彩及构图等技法理论在绘画上的应用。著名的雕塑系教授曾竹韶的半边面部肌肉解剖的人物头像,就是和父亲在技法理论教研室共同探讨完成的。他还千方百计置办教具,亲自绘制了许多挂图,把原本很大的教研室布置得满满当当。他编制完成了全部教案,编著出版了《绘画应用透视学》(中央美术学院,1956 年)、《艺用人体解剖学》(朝花美术出版社,1956 年)、《绘画应用透视学》(人民美术出版社,1963 年)、《绘画色彩学》和《绘画透视基础》(山东人民出版社,1982 年)共四部(五个版本)美术技法理论著作。

1961 年,高教部关于高等美术院校教材审定中,《艺用人体解剖学》和《绘画应用透视学》被定为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技法理论的统一教材,标志了父亲的学术研究在全国的绝对领先地位。1960 年,父亲把1950 年去西康藏族地区收集的藏族佛像木刻印本编辑出版了《藏族木刻佛画艺术》(人民美术出版社,1960 年),宣传藏族文化艺术,为我国的民族团结做出了贡献,此书也是他一生中很重要的著作。

父亲一直没有停止绘画创作,包括他三四十年代的习作静物《野禽》《鸽子》,风景写生油画《溪与潭》《颐和园白皮松》,1943 年表现抗日战争时期难民的油画《乞丐》,新中国成立初期参加中央访问团进西藏的人物写生作品,五六十年代歌颂祖国建设欣欣向荣的写生和油画,大量的教学习作,以及七八十年代描绘祖国大好河山、名胜风光的油画和中国画作品等,体现了老一辈知识分子热爱祖国、热爱民族、热爱美术教育事业的崇高情怀,也从另一个角度表现了父亲深厚的绘画功底。

2010 年底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展出的“艺为人生—徐悲鸿的学生们艺术文献展”和2015 年1 月17 日在瀚海艺术中心举办的“师道—徐悲鸿及其学生作品展”,都展出了父亲的部分油画和速写作品。许多人对父亲展出的作品深表惊讶,没有想到他还有这样好的绘画作品。这些作品体现了他从恩师徐悲鸿先生和吴作人先生那里得到的传承,表现出他扎实的绘画功底、出色的艺术感受和高水平的表现能力,同时也体现了父亲为技法理论研究耕耘三十余年,为徐悲鸿教学体系所做出的贡献和牺牲,恰是他自己的绘画艺术人生。

父亲晚年热心于美术技法理论的普及和群众美术教育,每年都应邀到全国各地的美术院校和文化宫等地方美术单位讲学。他创办了中央美术学院业余美术学校,推广业余美术教育。他联络全国的美术技法工作者,发起、筹建了中国美术技法基础理论学会,并被推选为首届理事长。父亲是现代中国美术技法理论体系和美术教育的积极参与者、创建者和重大贡献者。父亲尊师如父、爱生如子,平等待人、与人为善,得到了中央美术学院学生们的爱戴和广大教职工的尊重,他年年高票当选为中央美术学院的工会主席。

父亲治学十分严谨。在最近的资料整理中,我们发现父亲关于《透视学》的最早的稿本《基本透视学》是在1943 年写的,到1956 年正式出版《绘画应用透视学》,前后共有好几个版本的书稿。《解剖学》同样也有好几个版本的书稿,每本书稿中的批改、修订文字常常布满稿纸。他这种对学术研究和写作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精神对我们的成长起着榜样的作用。

2005 年值父亲九十诞辰时,冯法祀先生在《美术》杂志上发表纪念文章说:“文金扬教授是徐悲鸿体制下培养出来的人才,本来是艺术家,但是他做了被许多人忽视的重要工作,从来没有架子。文金扬为人谦和……多好的一个人啊!”

父亲的一生是勤勤恳恳的一生,是兢兢业业、刻苦创业的一生。在父亲百年诞辰之际,我们缅怀父亲的一生,为他在学术上的成就,为他对中央美术学院的发展做出的贡献,为他锲而不舍的研究精神而感到骄傲。此时此刻,父亲那慈祥的音容笑貌、夜以继日伏案写作的身影、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专心作画的神姿、平易近人的作风和对我们的谆谆教导,不断浮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要立志学习和继承父亲的精神和高尚品德,誓将发扬光大之。

感谢中央美术学院领导和学术委员会的决定,把为家父的纪念展列入中央美术学院建院一百周年纪念活动,这对父亲也是很大的慰藉。

文国璋
文国玮
文国琦
文国瑶
2015 年7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