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陆亮——70后的新写实寓言画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771  时间:2016/1/27 18:41:28

写实,曾贯穿西方整个艺术史中最重要的名词,一度在现代艺术及其引发的龙卷风般各种艺术思潮的洗礼下,仿似锦缎屏风上的一只白鸟,在现代西方的艺术殿堂里凭空悬置,无人理睬。在经历了表现主义、抽象艺术、女性艺术、波普、观念、装置、行为等纷繁喧嚣的艺术形态之后,一部分艺术家又重新回归架上。写实语言在西方后现代的语境中又借尸还魂重振声势,既作为传达观念的载体,也作为艺术家的一种创作姿态。

在中国当代,写实派如泰山北斗被看作艺术创作的主流,涌现出一批批杰出的艺术家及代表作,与此同时新的艺术观念却也三步并做五步大跨步前进。而70后的中国青年艺术家们,不同于他们以往的艺术前辈们的古典唯美写实、刘小东时代的记录性现实写实,乃至80后花样翻新的卡通、涂鸦等流行艺术,面对崭新的世界他们虽然眼光鲜亮心中却难割舍秉承传统的一脉深情,仿佛对中西传统的继承与延续是他们与生具来的使命,誓要把写实进行到底。陆亮就是70后青年艺术家大潮中的一员。

陆亮1975年5月出生于上海市奉贤县南桥镇,1991就读于杭州中国美术学院附中,1995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2002年读研,并留校任教。科班出身的他对古典艺术怀有深厚的情感。对于光影在画面中的运用也有独到的见解,深爱西方开光影风系的油画大师如卡拉瓦乔、伦勃朗,对中国宋代山水亦有所涉猎如郭熙、董源。他的《老人像》笔法生动流畅造型坚实大气。素描《双人体》刻画细腻入微,人物造型优美,对画面全局的把握也很到位,可以看出他深厚的绘画功力。而他的庄子寓言系列油画,结合中国古典文化《庄子外物》与对现实社会的反思,更是立意深远。在凝重的夜幕下现代人上演着古代的寓言故事,人与神,古于今,这神秘的画面中正流露出一种不寻常的气息,穿梭时空的隐喻仿佛黎明前的黑暗正告知着什么预言着什么。现实在他个性的编撰中却又显得那么切近,真实。正如陆亮自己的心声:

“我执着于明白实在的写实语言,着迷于对光线与气氛的表达。然而时代注定着我们拥有着新鲜的视野,我们这一代人希望通过写实的语言来说一些事情,不是简单的摹写对象,而是试图在作品中加入更多的意象组合,以便承载更多的隐喻与观念。是为新写实。”

《子言无用》

——人在天地间虽然只需立足之地,但如果沿着脚边将地挖到深渊,脚所踩的地也就失去依持而无所可用。先哲庄子在两千多年前就滔滔过这个朴素与深刻的道理,现代文明在过度的开发自然界的同时,在沾沾自喜于变废为宝的科学创造的同时,是否意识到在挖自己脚边的大地呢?东方的文明超然、安适、充满智慧。在我们的现代化进程中重寻民族的根性,重建文化上的民族自信是这组作品的出发。

《屠龟》

——宋元君夜梦披发人,自称清江使,为渔夫余且捕。使人占卜,曰:“神龟。”元君命余且献龟,巫师再卜,曰:“杀龟以卜,吉。”于是杀龟再卜,占七十二卦无不应验。孔子叹曰:“龟虽神而不能避余且之网,机智呢功能占却不能逃刳肠之祸。”

观照时下,民众无智,只晓盲从上命,而盲目开发建设,犹如屠龟弑神。

《夜牧》

——作品的构思源于一种普遍的焦虑:城市的扩张,无度的开发对生存环境的影响。部分转变了身份努力适应着的农民,在他们面前的是远远超出他们想象的太过晃眼的前途。有些象是正沉浸在对往昔田园追忆的梦中人猛然被现代文明的车灯打醒。

借用西方的写实语言来说中国的事,用古代的寓言反思现代的现实,陆亮用自己的写实方式关注着周遭的一切,关注着中国艺术的天空中的群星闪耀,而他也是其中的一颗星,当你看到他的画时也许也会驻足而立,听他讲诉这一段又一段遥想的过去未来,也许有点隐晦,也许有点深沉,一切让观者去评判,这就是陆亮——70后的新写实寓言画。

《美术报》 陈文娟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