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邬建安:版画的速度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104  时间:2016/6/29 9:52:33

版画的灵魂是高效的复制,它借助印刷工具提高图像的重复生产速度,并尽量使每幅图像的效果和品质保持一致。版画式的生产启发了整个社会提升劳动效率的思考,促成了社会的转型,推动了劳动生产方式由农业手工化向工业机械化的全面过渡,刺激人们对世界产生新的认识,新的判断。今天的各类工业机床似乎都可以被理解为某种印刷机,它们版种繁多,印法各异,例如流程复杂的汽车生产线,它的工作逻辑几乎就像是套色的木板印刷工艺,模件化生产出来的发动机,外壳与轮胎。它们被顺序合理的精心套印在一起,成为成品的汽车。

在效果和品质能够稳定保持的前提下,速度成为了最关键的东西。我想在这个过程中版画进行了最独特的创造。它创造出了一种对于速度的膜拜。速度信仰全球传播,于是人类社会走向了现代。世界的灵魂因速度膜拜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速度是激活现代工业社会的跳动的心脏,速度之神的脚下匍匐着我们每一个人。今天的社会谁也不会去否定效率,单位时间内能做多的事一定不会去选择做少的事,除非身体吃不消,绝不做主动的低效选择。我们每天都担心被速度之神踢出这个社会,成为失败的无可奈何地孤魂野鬼。

当版画的速度法则应用于文化艺术领域当中的时候,就形成了恐怖的暴政,他为大众化的庸俗趣味加冕,让美丽的经验迅速沦为不断重复的建筑装修,使激进个性堕落为虚伪的经过多次贩卖的童贞。

速度的法则并不是做所有事情都必须遵守的金科玉律,它只是现代工业社会取得成功的诸多内部因素之一,我们不必时时仰望那威严冷酷的速度之神,时时事事讨好它,求他一点施舍不被抛弃。人的劳动的尊严不只为速度和效率所定义,它还有着源自古代社会的丰富多彩的选择。推翻暴政需要革命,我们需要在某些领域移除盘踞在头顶多年的速度压迫。也许革命的代价是请回某些已被现代社会埋葬的低效的价值观,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