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王华祥:天作之合——国际学院版画联盟诞生记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832  时间:2016/10/17 10:17:33

版画,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似乎是一个比较陌生的事物。那么在别的国家又如何呢?著名西班牙版画家纳兰霍先生说:在西方的画家中,专门从事版画的人越来越少了,有百分之二十吗?他表示很怀疑。韩国策展人协会主席朴天男先生说:韩国的老百姓知道版画的人越来越少,问我是否愿意去韩国的大学讲授版画。在八十年代末,我刚毕业留校时,系里的先生组织老师们的版画去王府饭店售卖。好像总价是二百多元人民币一张,但顾客嫌贵,还说看不懂。不过当时国内其它画种也不好卖,艺术市场还没有发展起来。三十年多过去了,版画的情况对比一下油画、国画、雕塑和其它非架上艺术,我们会看到什么呢?我们看到所有除了版画之外的艺术门类都分享了改革开放的红利。不仅展览频繁,画价飙升,而且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油画、国画和其它艺术门类。更是让其中的佼佼者如明星般闪耀。只有版画暗淡无光,被日新月异的潮流越过和遗忘。偶尔有像安迪·沃霍尔和伦勃朗那样的国际巨星传出天价信息:伦勃朗的版画几十万欧元一幅,安迪·沃霍尔的版画几千万欧元一件。但是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名气和价格上,而忽略了这些巨星们的天价作品都是版画这样一个事实,这和其它画种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譬如油画,因为有达·芬奇、丢勒和伦勃朗,有凡高、毕加索和安迪·沃霍尔,所以整个画种都沾了光。殊不知,丢勒、伦勃朗、毕加索和安迪沃霍尔都是伟大的版画家。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不公的局面呢?

一、版画复数性的局限之一

版画可以像印钞机一样印很多张,人们怀疑它不是原作,怀疑它印刷数量多,想印多少印多少。因此,没有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事实是这样吗?当然不是。但我们不能等待人们改变成见,而应该主动承担起教育大众并提高人们对版画艺术认识的任务。简要地说:有签名就是承诺,有印数就是原作。至于收藏价值,它与其它艺术门类无异,前面几位大师的“天价”例子就可以证明。

二、版画不真实的局限之二

版画从诞生之日起就不能真实,不仅不能真实而且还与真实为“敌”:提炼或破坏真实以满足主观的形式需要。由于它的本质是复制,手段是印刷,在照相感光技术和现代印刷科技还未出现之前,人们尚能接受它的不“真实”和复数性,而且还能够读懂其中的特殊韵味,即版味与形式意趣。然而,对大众来说,版画的高冷和不真实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硬伤。他们更喜欢画的像照片一样真实的油画和像实物一样的照片,可令人费解和有趣的是:凡高和毕加索都很不真实啊,可是他们却很喜欢。这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三、版画的良性发展与社会成见的局限之三

由于公众对版画的误解和陌生由来已久,造成了公众对版画的成见和冷漠。以至于包括一些批评家在内的许多人对版画状况都不甚了解。有的人还以为版画还处于十九世纪的水平,或者文革时期的印象呢。一句话:不当代!其实就中国而言,恐怕只有版画最具国际性和当代性。去年我们组织召开的“国际版画系主任论坛”已经得到验证。今年的“国际学院版画大展”,会让公众更全面地了解国际版画的发展状况,了解兼备传承性与实验性的版画家们的实力。

四、版画家在困境中的突围

是坚持以木、石、铜、孔四个版种为正宗呢?还是可以纳入胶版、电脑打印进入版画家族呢?这是问题之一。版画家“改行”的成功是对版画教育的否定吗?那为什么偏偏是版画家出身的当代艺术家最多呢?如国际著名艺术家徐冰和方力钧等等。在历史上从古到今的大画家中,最顶级的人都是版画大师。这就证明:只有跨界的知识结构和实践才能打破僵化的模式化思维与工作方法,也只有创造性才能产生艺术价值,而不能仅仅注重技巧和形式。

五、版画的教育与宣传

版画环境的贫瘠使版画市场不能发育,这造成了版画的恶性循环:越边缘越孤僻,越孤僻就越自闭。市场经济使国画家、油画家尤其是当代艺术家都炼造成了精明的商人型头脑,唯独版画家仿佛是前朝贵族的遗老遗少。因此,主动进行版画教育与推广是我们责无旁贷的使命。如何使用体制、市场和一切有益的资源来改变版画的处境,是我们思考的重要问题之一。中央美术学院发起成立的“国际学院版画联盟”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希望联合全世界的版画人互相交流、互通有无、互相促进和一起发声,让版画重新回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去。切实做到走出专业圈子的象牙之塔,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如是,版画的复兴当指日可待。

六、版画的出路在于它的独特性与分享性

通过教育、推广与宣传,给人们补上版画的学术价值和商业价值这些课。这对于提高公众的艺术修养,改变人们的审美品质是大为有益的。一旦人们了解了版画的独特性价值,它的绝对优势——“分享性”,就会凸显出来:一幅画可以让数十人或者数百人分享,人们可以花最少的钱拥有最珍贵的名家的原作。这比那些流水线国画要好一千倍。这就是“复数性”的优势。版画的签名和印数不再是缺点和硬伤,而恰恰是它最有可能成为投资者的独特的“印钞机”。

基于此,“国际学院版画联盟”成立和大展暨研讨会的目的与意义就此昭示出来。我们的倡议和计划得到了中央美术学院院领导的大力支持,得到了全国八大美院,得到了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二十五个国家和地区版画领袖,和得到了地方美术馆、艺术公司等同行和友人的大力支持。在此,我代表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和版画系,向领导、同仁和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祝本届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最后,我将“首届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的几大亮点做一个归纳。希望能够调动同行和各界人士参与和观看的兴趣。

七、本次活动七个“最”

1、全球最大。我们邀请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和地区共计25个。包括:墨西哥、以色列、美国、印度、阿根廷、西班牙、斯洛伐克、波兰、塞尔维亚、日本、韩国、意大利、英国、南非、尼加拉瓜、俄罗斯、埃及、比利时、加拿大、澳大利亚、泰国、中国台湾、爱尔兰、保加利亚。

2、人气最旺。此次参会的国际知名艺术家和教授有40余位,批评家有8位,最远的来自美国,最近的来自韩国,参展作者220余位。

3、作品最多。将有700多件版画及版画概念的艺术作品。特别推荐的重要艺术家有国际著名艺术家徐冰,西班牙著名艺术家纳兰霍,美国艺术家约瑟夫,中国艺术家苏新平、方力钧、王华祥、冯梦波等。

4、史上最全。几乎所有版种,包括装置作品都有展出。参展艺术家的身份都出身于版画,但有的早已跨界成为当代最活跃的艺术家。

5、展场最牛。太庙有600多年的历史,是皇帝祭祖的地方,是天安门旁边最重要的建筑,曾经举办过许多国际顶尖的音乐会,如:著名钢琴王子克莱德曼的音乐会、新世纪音乐创始人雅尼的演唱会、北京奥运演唱会等。此次国际版画展能够跻身其中,其意义不言自明。在此要特别感谢范迪安院长和北京市总工会以及太庙方面的有关领导所给予我们的历史性机会。

6、人心最齐。为了这个展览,我们特别组建了临时工作团队,历时半年多的时间,日以继夜、马不停蹄地工作。尤其是到最后的关键时刻,范迪安院长亲自召开全院动员协调会,使我们的各项工作都得到了各部门同志的热情支持。另外,最令我感动的是;就在三个月前,我们临时邀请八大美术学院的系主任,召开了一个碰头会。大家自出差旅费,进言献策、异口同心,都纷纷表示对央美的全力支持,使我们倍感温暖。还有各路同仁和朋友,为我们提供覆盖全球的各种信息,并且受邀的版画家和教育家们大都积极响应。在此,一并表示由衷的感动和感谢。

7、宣传最猛。太庙大展的大型广告将会出现在北京最热闹的地铁站中。对于艺术展来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奇迹。在此,我要特别感谢“搜猎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迟首飞先生,是他的无私大义和理想情怀,才使得这个奇迹在这样的时间和地点发生。还应该要感谢许多帮助我们的人,原谅我不再一一枚举。
向所有的版画同仁,有关领导和所有参与这次活动的朋友们敬礼,祝大家一切顺利!

王华祥(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