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王春立:德厚流光 情寄八荒——我所认识的谭权书先生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819  时间:2017/2/4 0:28:45

我与谭权书先生从1961年相识,已经50多年了。他一直是我非常尊敬的良师和益友。

当时我作为刚刚踏上艺途的青年,疯狂地迷恋上了木刻。柯罗惠支、麦绥萊勒、李桦、古元、彦涵等人的作品,朴实简约的构图,单纯而又丰富的黑白对比,奔突激昂的艺术情趣——特别是他们勇于站在时代潮头,讴歌劳苦大众、并且为之呐喊的赤子之心,使我的灵魂受到了强烈地震撼。为了步其堂奥,我参加了北京业余版画组。

北京业余版画组,实际上只是十多位热爱版画的美术青年,每两个星期到一位版画家工作室或家中上课。去时必带创作稿,请老师指导。由此,我结识了谭权书先生。

那时他还在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就读。1960年所创作的《长城小学》,选录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大型精印、单页套装的版画选集中。在画面上,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精湛的表现技巧,完全融化于作品充满勃勃生机的情境之中,至今难以忘怀。

有一次,于美院简陋的宿舍,我看望了正在挥刀向木、进行毕业创作的谭先生。我非常喜欢他的《黑白的草原》组画,特别是其中的《牧马人》和《草原车站》。他为老师李樺先生所刻的头像,生气勃然,势凌风雨,使我宛若看到了李先生的作品——《怒吼吧中国!》

大概是因为志趣相投吧,我和谭先生走动逐渐多了起来。有一次他邀我到米市大街附近他的家中去玩,鼓励我要下大力气打好基本功。说着掀开床上的褥子,拿出从附中到大学所画的许多素描,一张张讲给我看,对我启发很大。1965年,我刻了一幅《春光无限好》,就教于谭先生。在他指导下,为使画面更加单纯,更加充满力的美,我又重刻一次,收到了较为满意的效果。

1984年3月,谭先生告诉我,李桦先生30年代曾经创作过藏书票,现在很想提倡一下。于是由当时美院版画系主任梁栋先生牵头,谭先生找我并和李平凡、郑叔方等先生计8人,成立了中国版画藏书票研究会。随即在日本举办了中日版画藏书票联展。这项活动团结了众多版画家,推动了中外文化交流。藏书票创作,至今非常兴盛。谭先生作为发起人之一,功不可没。

同年秋,谭先生送我一本由他编著、李桦先生作序的《木刻教程新编》。本书以国内外杰出版画作品为范例,详细讲述了从古代复制木刻到新兴创作木刻的演变;创作木刻的形式美,刀法组织技巧及构图规律。此书深入总结了自新兴木刻运动以来,关于理论、技法方面的最新成果——特别是继承并丰富了李樺先生的教学体系。1962年我们几个青年,在沙滩李先生家听课时,先生曾结合具体作品,摇刀直下,讲述过48种刀法,至今我还留有当时的笔记。谭先生在此书中,把这些内容阐述得更加明晰。

1997年,我由中国美术馆调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工作。与谭先生的联系,在工作中逐渐多了起来。1999年6月6日,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二届版画艺术委员会,在昆明成立。鉴于谭先生高尚的人品以及杰出的艺术成就,被聘为副主任。谭先生经常在全国性版画大展担任评委,对青年版画家进行辅导,深受业界好评。

谭先生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培养出来的卓越的版画家,美术教育家。他在艺术上的成就,大致反映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他的一切创作,都是为了人民。都是为了弘扬自强不息、刚健进取的民族精神。展现了人民创造历史的生动画卷。他的所有作品,全都喷薄着时代的光芒,反映了广大民众朴实善良、勤劳勇敢的高尚品德。从1961年创作《工地大学生》起,于四、五十年间,所完成的《蒙根其其格》、《雄鹰》、《出海》、《放晴》、《草原风云》、《心灵之岸》、《读书的塔吉克女孩》等作品,均可如是观。

二,他的作品,之所以能够给人们灵魂深处送去光明,使人感受到时代的脉搏,就是因为他的血液,始终流淌在亿万民众的心中,有着丰富的生活体验。他曾长期深入内蒙草原,熟悉蒙族风土人情。1980年后,到大连海岛、绍兴柯桥等地写生。80年代末,开始了以反映丝绸之路为主的新疆题材的创作。因而,在他的刀下,人物的音容笑貌灿灿然,呼之欲出。《牧归》、《雄鹰》、《夜》、《呼唤》、《永恒的依恋》等,都是他“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所结出的累累硕果。

三,知白守黑,具有高超的表现技巧。大约他在前30年创作的作品,多以严谨的写实作风为主。有些前面提过的画作,多变的刀法虚实相生,废巧尚直,貌逸神全——从版画界的角度来看,犹如青松拔于灌木,白玉映之尘沙,可谓上乘之作。在此之后的鸿章巨构,多采用具象与抽象、写实与变形相结合的手法。《西域之星》、《历史的诉说》、《丝路苍茫》、《傩之树下》、《岁月留痕》、《永远的阳光》,展现了画风的另一面。

今年是谭权书先生80岁大寿。写此小文,谨表恭贺。

甲申初秋于北京西海漱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