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作为机构的卡塞尔文献展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261  时间:2017/3/9 10:02:53

“卡塞尔文献展的创办初期可以用节俭和技艺来形容”,后来成为文献展艺术总监的罗格•比格尔曾经写道,“节俭是指资金方面,而技艺是指采用的方法”。1946年,阿尔诺德•博德成立了“黑森分离派”,他也曾考虑过于1947年在卡塞尔举办一个“大型国际艺术展”。1953年至1954年期间,博德发起成立了“西方艺术协会”。

欧洲自19世纪以来就有建立私人艺术和文化协会的传统。这些协会是推动艺术和文化政治创新的重要力量。
协会代表着民间自发力量,以完成其自己设立的项目和目标。在这样的语境中,阿尔诺德•博德和他志同道合的朋友、艺术圈的专家们也创建了自己的艺术协会,并以协会的形式向卡塞尔市的市长和黑森州的州长寻求资金援助来举办一个名为“20世纪欧洲艺术”的展览,这是卡塞尔文献展刚发起时所采用的名字,尽管这个名字仅仅出现在1955年初的第一届展览上。1955年的德国国家花园展在卡塞尔举行,刚好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通过政府资金的援助举办平行展的契机。

作为德国国家花园展的平行展,第一届卡塞尔文献展反响甚佳,这使得大家萌生了举办下一届的想法,这也意味着需要更为专业的组织架构和长久的政府资金支持。在卡塞尔文献展有限责任公司(该机构今天的全称是“文献展与弗里德里齐阿鲁门博物馆活动公共有限责任公司”)作为一个支持性组织成立后,展览于1959年正式成为一个机构,计划在此之后每四年举办一届(1964年的文献展系间隔五年举办,而从1977年开始正式改为每五年举办一次)。尽管面临着艺术管理方面的困难和组织混乱的状况,但组织的框架确立了下来,保证了有“组织”和文献展的“品牌”,使其具有稳定和延续性。

卡塞尔文献展的历史反映的是社会变革和艺术管理思潮的涌现,主观与客观的交锋、艺术自主、市场与政治、私人和公众的投入以及艺术策展与官僚法规之间的持续性博弈,这些都可以在机构的组织架构、规划、决策过程和对文化教育的诉求中找到。

令人称奇的是,在机构的沿革中,艺术总监作为唯一负责人全权决定该届文献展的艺术理念和展览内容的原则一直固若金汤。

而这一原则是由传奇的文献展创始人阿尔诺德•博德规划好的。他是第一至第四届卡塞尔文献展的官方代表人物。1964年之前,博德和他组建的以维尔纳•哈夫特曼和赫伯特•冯•布特拉这两位艺术史学家为首的团队具有凌驾于其他专家之上的解释和决定权,其他专家则是通过监督委员会进行合法任命。
起初,监督委员会是由五名卡塞尔市的市民以及20世纪西方艺术协会(“Gesellschaft für abendländische Kunst des XX. Jahrhunderts”)的五名专家组成。卡塞尔市在1963年黑森州加入前是主要的股东,艺术家菲茨•文特则是当时由协会委任的最小股东。

机构初期有两位荣誉总经理以及一位秘书即鲁道夫•兹维纳,他和博德的展览组织团队关系密切。博德发起成立两个工作委员会,即“绘画与雕塑”、“平面印刷”这两个独立的艺术策展委员会,与展出委员会一起负责活动。管理层主要负责行政管理和融资。在博德的支持下,1963年文献展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一个董事会,卡塞尔市和黑森州分别是两大股东。顺理成章,博德成为董事会的主席。博德的艺术及博物馆专家团队由23名成员组成,董事会对工作委员会有直接的决定权。

60年代后期的政治和社会变革,如学生运动、反越战抗议等,也加速了卡塞尔文献展公司组织结构的变革。对于透明化、反权威机构的诉求导致了混乱的局面,也使博德在1968年第四届文献展筹备期间失去实际权力。

1966年,董事会经历了巨大的变革和扩展。名义上博德还是艺术总监,但实际上由六个新成立的委员会联合投票作出决定。委员会中出现不断的争议和反复,最后在1972年第五届卡塞尔文献展筹备期间任命了一位唯一全权负责的“总秘书长”式的策展人。对哈罗德•泽曼作为第五届文献展策展人的任命,是博德最后一次展示自己的实权与技巧。

随着泽曼和1972年的第五届文献展,艺术世界中诞生了一种新型的独立策展人:策展人作为合作艺术家,而展览是其独立的艺术作品。和博德一样,泽曼也召集了一组“制作人”。从此时起,艺术指导和艺术管理的活动严格地划分开来。董事会作为专家小组也没有了实际的作用。

如今,团队工作按照等级秩序管理(哈罗德•金佩尔)。自第七届文献展以来,监督董事会专门设立一个国际委员会来选出展览候选人,这名候选人再由监督董事会任命。

尽管卡塞尔文献展的组织结构经历了复杂的规划和调整过程,但时至今日,其主旨仍是节俭与技艺。工作区的数量和设备仍然十分有限,专职工作人员数量有限;而围绕着 “100天”的展览,该机构必须临时性地转变为一个高效管理的中型企业。

正如一位评论家所说,“放荡不羁的波西米亚人和刻板的官僚”,或者说策展人、艺术家与文化管理者必须同心协力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一起完成筹备工作。这也需要领导者具备相应的能力和技巧,比如整合必要的资源:人力资源、赞助商、公共资助等。如今每届文献展约3000万欧元的预算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其中三分之一来自公共资助(卡塞尔市、黑森州和联邦文化基金会),另外三分之一来自展览收入(票务、画册和导览等),最后一部分来自赞助商。因此到了80年代末,文献展需要任命一位全职的专业主管,这名主管需要拥有人力资源、市场营销、募资、传播和行政管理方面的专业才能。于是除了新型的独立策展人之外,文献展中也诞生了新型的艺术与文化管理这份职业。

不变的是:作为展览活动和组织机构的文献展应该且必须具有独立性——政治上、审美上和相对于艺术市场的独立性。不变的是:艺术总监全权决定参展艺术家,艺术家不能自行申请参加文献展,而且任何一个私人或公共的捐赠方都不得在艺术内容和美学上干预艺术总监的独立人格。

文/主办方提供
图/胡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