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卡塞尔文献展中的约瑟夫•博伊斯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745  时间:2017/3/9 10:06:20

一项从未被打破的纪录:没有哪位艺术家对卡塞尔文献展的影响能与约瑟夫•博伊斯相提并论。在生前,他的作品在1964至1982年间的文献展上频繁展出;过世后,其作品也在1987年和1992年的文献展中出现,并在1992年文献展上以七个连续展的形式呈现。1964年,博伊斯的作品在“手绘”和“面貌64”两个单元进行展出,这使得他被大众熟知。在接下来的几年来人们可以看到他具有突破性的作品,比如“丢勒,我亲自带巴德尔+麦茵霍夫穿过1972第五届文献展”、“劳动场上的蜂蜜泵”(1977)、“用闪电之光照亮鹿”(1987)等等。1987年,博伊斯的儿子文策尔种下了“给卡塞尔的7000棵橡树”中的最后一棵。1992年,作为第九届文献展的序幕,杨•荷特在茨维伦塔中展示了博伊斯的装置“经济价值”以及其他一些艺术家的作品。自1972年以后,博伊斯逐渐转向通过行动与讨论投身社会活动。他的作品“通过公投的直接民主”(1972)和“自由国际大学”(1977、1982)被称为“社会雕塑”,旨在以话语和过程的形式挖掘人潜在的创造力(“人人皆是艺术家”)。

历届文献展中的博伊斯作品:

1964: “骨架上的人”、“山中的雄鹿”(在“手绘”板块), “皇后蜜蜂二,皇后蜜蜂三”(在“面貌64”板块)。此后,博伊斯更多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1968:“卡塞尔文献展之房间(1952-67)”
1972: “丢勒,我亲自带巴德尔+麦茵霍夫穿过1972第五届文献展”,“直接民主制办公室)”
1977: “劳动场上的蜂蜜泵”、“创新和跨学科研究的自由国际大学”(展于“蜂蜜泵”作品下方)
1982: “7000棵橡树”、“自由国际大学”
1987(过世后):“闪电之光照亮鹿”、博伊斯儿子文策尔(在第一棵树旁边)种植“7000棵橡树”系列的最后一棵树。
1992年(过世后):“经济价值”(杨•荷特给第九届卡塞尔文献展的视觉序言,作为集体记忆,他收集了大卫、高更、恩索尔、贾科梅蒂、博伊斯,丹尼尔斯和拜尔斯的作品,以展现他对今日艺术的看法。)

约瑟夫•博伊斯 “7000棵橡树”第七届文献展,1982

没有其他的艺术行为比“7000棵橡树”对卡塞尔市的影响更为深远和持久,事实上,这可能是史上规模最大的艺术项目。当博伊斯提出“以城市绿化代替城市管理”这一口号,在弗里德里希广场上按楔型摆出7000根玄武岩柱时,反对声十分强烈。每根石柱象征着将要在城里种下的一棵树。随着石柱的减少,种植活动逐步展开,艺术家参与到了城市规划的过程中来。任何人捐赠500马克都可以从广场上移走一根石柱,在另一个指定地点种下一棵橡树。通过这种方式,整个街道变成了树木林立的林荫大道。该项目是一项伟大的艺术环境实践,旨在用行动改变城市环境。博伊斯生前没能亲自见证这个项目的完成,他的儿子文策尔在第八届文献展(1987)期间种下最后一棵树。博伊斯的一生中共亲自种下5500棵橡树。

自由国际大学

作为第六届(1977)和第七届(1982)文献展的一部分,由约瑟夫•博伊斯和克劳斯•史戴克等人创立的“自由国际大学”(FIU或“创新与跨学科研究的自由国际大学”)举办了很多具有媒体和公众影响力的活动,包括将沙皇的皇冠复制品重新熔铸成金兔子、发起抗议动物实验的行动等。以“以扩展的艺术概念作为固有的资本概念”为主题,他们策划了关于艺术与社会的关系的各种讲座和讨论。1982年,博伊斯的景观艺术项目“7000棵橡树”成立了一个合作办公室。该办公室也属于FIU的一部分,其主要的职能是进行融资(收购和捐赠),同卡塞尔市合作(获得树木种植的程序批准),以及规划与执行橡树的种植工作。

自由国际大学是一个非盈利的支持性组织,作为一个研究、工作和交流的组织机构旨反思当代社会的未来,作为一所自由的大学而对学校的教育体制进行补充。该组织于1988年,即博伊斯去世两年后解散,但其倡导的理念却得到传承和发扬(主要通过博伊斯的学生们)。

文/主办方提供
图/胡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