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盖瑞·沃丁顿:“木口木刻之父”——英国版画家托马斯·毕维克的创新与突破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222  时间:2017/11/10 10:57:39

版画自史前凸版手工印画为始,一直保持着即时性和直接性并伴随着质朴的方式方法。数千年来,木质一直是凸版版画首选的媒介。事实上,最早有记载的木版画诞生在中国,公元868年的佛教图像。

木刻版画传统同时在东方和欧洲都有所发展,并且各自生发出不同方向的技法。最为明显的是,东方版画的套色与中世纪欧洲木版画的黑白线条雕版形成鲜明对比,绘制图像线稿的艺术家和在木头上雕刻的艺术家形成了不同的分工。

文艺复兴木口木刻版画家希特·丢勒(Albrecht Dürer)便是后者的典型代表;由艺术家在诸如梨木或者黄杨木有着细腻花纹的木头上画出图案,然后由熟练的“雕版师”(formschneider 德语)通过雕刻图案周围的黑色线条来进行造型。这种艺术家和匠人之间的分工持续了数百年,然后一直发展到现在我们看来似乎这种围绕线条雕版的方式比起雕琢白色色块来说更显得不自然。简而言之就是应该考虑在木版上渲染交叉影线;如果要用白线雕出 # 需要四刀,但是如果用黑线雕出同样的符号需三十二刀。难怪交叉影线在手工雕版师中特别不受待见!

我们今天所知的木口木刻技艺主要来自托马斯·毕维克(Thomas Bewick)所发展的方法。托马斯·毕维克1753年出生在英国诺森比亚,14岁时毕维克到铜版版画作坊开始了他的学徒生涯,但是很快他就显现出在木雕版方面的才能,这也成就了他一生的事业。最为值得一提的是,他引入了白线雕版的理念,对传统工具更具表现力的应用并渲染出各种各样的色调和质感,这就是“用光线来描绘”的效果,直到今天大多数的木口木刻雕版师都倾向于这种方式。

毕维克的其他重要创新之一,在于他使用了木头的横截面进行雕刻而不是在木板上雕刻。木材的取材方向为木的横向式切割即与木纹垂直的方式,例如黄杨木这样的木质表面质地紧密坚硬,可以相对于木刻刻出更加细密的线条。从木板平面到横截面的转换由此获得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后者有着令人惊讶的耐用寿命;毕维克统计过他的一些木版在他在世时已经印过90万次,而其中很多木版直到今天还能印出清晰的图像,这也将在本次展览中进行展示。他还发展了“降压”技艺,在雕版之前仔细地从木块上某些区域刮掉非常薄的一层木质,因此那些通路在印压时受到的压力较小,也因此印的更轻一些。

毕维克的巅峰之作必须是他的《四足动物的历史》(Histories of Quadrupeds )和鸟类历史系列作品,因他对主题的精美呈现和文末附加小插画的创造力和幽默感,还有社评的珠玑。几乎与此同时,如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和塞缪尔·帕尔默(Samuel Palmer)这样的预言家正在创作沉浸于气氛和诗歌之中的抒情田园版画,与毕维克细致入微的观察几乎截然不同。但是不久之后艺术的主流就从这样的个人化视野转向更为平淡但是同样娴熟的应用之中。

毕维克带来的技术进步由十九世纪的后世雕版师们继续利用发扬,但是这门技艺的创造性元素则向后倒退一步,因为木口木刻转向了艺术家与匠人之间的合作。所谓的业内雕版师通过很大程度上回归黑线雕版来尽可能忠实地呈现艺术家的绘画作品。这些人所发展的工艺让人叹为观止,而例如达尔齐尔兄弟(Dalziel Brothers)这样的工坊则是因他们的雕版质量闻名遐迩。这些木口木刻作品的绝大多数是为了给书籍或者期刊插图装帧,其中最大型的范例如为插图版《伦敦新闻报》(Illustrated London News)所做的折叠全景图,由雕版师们各自分别完成的许多板块共同组成了图像。主雕版师则尽可能地使不同雕版衔接过渡自然。

对于大多数十九世纪木口木刻书籍而言,插画是在这种双手模式下得以迅速发展,直到十九世纪末,当其他商业形式的复制方式威胁到了木口木刻的垄断,而艺术雕版的时代才真正回归。

随着自二十世纪早期开始对木口木刻需求的逐渐势微,木口木刻为大量创意型艺术家-雕版师通过从草图到版画完成整个过程的创作而取代,与此同时木口木刻或者用于装饰墙壁或者用于高品质私人印制的风格开始兴起。

木口木刻学会(The Society of Wood Engravers)成立于1920年,由一群艺术家联合创办其中包括埃里克·吉尔(Eric Gill), 吕西安·毕沙罗(Lucien Pissarro), 格温·拉弗拉(Gwen Raverat )和 罗伯特·吉宾斯(Robert Gibbings)。他们举办年度展览并有保罗·高更(Paul Gaugin),大卫·琼斯(David Jones), 克莱尔·莱顿(Clare Leighton) 以及约翰和保罗·纳什( John and Paul Nash)等人陆续加入。1930年代最为伟大的私营版印社包括Golden Cockerel Press和Greynog为出版社委托输送木口木刻作品并因此成就了英国出版史上一些最为美丽的书籍。

但是黄金时代没有延续下去,木口木刻学会一直生存到战争爆发之前,当时不仅是材料还有委托定单都已难以获得。经过短暂的战后复苏,年度展览不再举办了,而这种火焰由坚定努力的个人艺术家们如莫尼卡·朴沃(Monica Poole)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的六十和七十年代。

正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新一代的木版画家开始崛起因而木口木刻学会得以复兴。它已成长历经数十年并建立了卓越的国际声誉并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成员。这与英国的私营版印运动不谋而合,诸如Whittington和Fleece这样的出版社委托定制木口木刻来配合使用他们的凸版印刷机,因为木版一直都得制作为“字高”并可以在活字印刷中使用。

 

盖瑞·沃丁顿(Geri Waddington)
英国木口木刻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