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未·未来」演讲实录丨思辨设计鼻祖安东尼·邓恩:从科技的未来到世界观重塑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286  时间:2017/12/29 11:02:08

演讲全程视频(或点击首页“视频”栏目观看):

「未·未来」演讲实录丨思辨设计鼻祖安东尼·邓恩:从科技的未来到世界观重塑

大家好,首先,非常感谢邀请我加入今天的对话,我想现在正是一个讨论未来和未来设计教育非常合适的时间,我的演讲主题是“从科技化的未来到全新世界观”。正如大家在刚才的介绍短片中看到的,我的设计工作室Dunne&Raby是和Fiona Raby一起创办的,她的背景是建筑,我的背景是工业设计。从我们开始一起工作,我们关注的就是如何用设计来研究科技的社会影响。

一开始,我在一个工业研究环境里面工作,后来进入学术领域。所以,我们好奇设计从商业语境到学术环境会发生什么变化。在1990年代,我们开始思考设计如何作为一种批判的方式,尝试去问问题而不是提供答案。后来我们又花很多时间和新生科技领域的科学家进行合作,引导我们进入了思辨领域(speculative design)。因为一些新兴科技还不存在,与其说去预测、推断未来,不如说我们想问“如果这样……那么”这类问题。例如,如果机器人到了人们的家庭之中,是否可以和他进行感情的互动?或者是否应该将机器人看作文化物件,看作是家具或者是家用电器。究竟是什么样的科技在促进社会的进步,我们的未来究竟会遇到怎样的问题?我们也在思考“设计”在探索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时候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这里,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们所做的项目

几年前我们在设计博物馆做了一个实验项目,关于“如何思考未来?”,这是在伦敦的一个展览。我们在想有很多方式开发新的技术,但如何开发一种新的世界观呢?这个世界观包括对社会的信仰、价值、希望、恐惧、梦想、焦虑等等。Stemburg出版社曾发表了一系列的书,要求所有的写作者去思考一些“可替代性的国家的政策或者是策略”。对于我们与设计博物馆的项目,我们希望用自己的理解与设计去探讨可替代性的国家或策略这个议题。于是,在2013年,我们做了一个叫做“联合微型王国”的设计,创造了一系列虚拟的情景,希望为英国提出一系列可替代的情景。我们将英国改造成四个微型国家,用以讨论一系列的世界观问题。当时的我们并没有足够的政治领域相关知识,所以使用一个矩阵来区别一系列的政治阵营。横轴左右是经济的左翼和右翼,左翼是核心控制;右翼是市场自由;纵轴的顶端是威权主义,底端是自由主义。我们希望这个项目真正可以探讨作为设计师与公众如何思考科技从来不只单单是科技,里面也有政治。这个四分的方格是一个夸张地表现我们如何理解这个世界,关于自由与电子科技。

 如图所示,左上角是核电,像一个乌托邦,类似于集体主义;右上角是我们生活的时代——数字主义者;左下是生物自由主义者;右下是无政府进化主义者——就是通过进化控制整个社会。我们希望能够将这样整个的想法推进到未来。比如在未来交通方面,我们希望以未来交通为载体探讨一系列不同的关于未来的幻想。图片上的交通工具实际上具现化了一系列20世纪关于自由和速度的想象,同时让我们能够思考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城市基础建设问题。如何让人们能够更好更自由地旅行?如何将所有这些不同的例子进行建模?

简单地解释一下这张图,右上是数字主义者——对于现在社会的夸张。就如同现在的人一样他们拥有一系列的数字技术产品,比如无人驾驶汽车。他们会无选择性的使用数字技术,也会让更多消费者去大量消费这种新的数字技术。这是因为在这种环境下发展,人会变得越来越“像机器”。左上是一种共产核主义者,这个部分的未来会控制人口,社会不再发展,核会成为主要的能源来源。小的国家都很害怕他,因为他们有核的力量,因此,他们也有很大的领土面积。在左下是一个生物的国度,生物主义者去实践一种人和土地共生的关系。生物国度里农民居于统治的地位,他们会确保一切的自然生长而不是人为生成。右下角是一切的关于自我的实验,他们思考如何将科技变成自我进化的一种方式,如何能够超越人类自身的限制从而在整个星球上实现人类的一系列需求。

再介绍一下右上角的自动驾驶汽车部分,对于这些汽车而言,所有的道路实际上都是为了产生更多的道路行驶费而存在的。你的手机会和这些汽车相连,在路面上行驶的每一秒,每一微米都需要付费。政府道路负责公司会对每一米路收取行驶费用,就好像道路都会征收关税。而最后整个征税过程变成了一种文化现象,“允许人们去往远方,但是每走一步都需要付费”。这是无人驾驶汽车组成的一个世界。

左上角的共产核主义者使用核能作为主要能源,当然他们使用的是安全可控的核动力。他们使用三公里长的铁路围绕着一个岛,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生活在这种环境中该如何组织我们的社会?当然这里我们讨论的并不是方案,并不是说哪个更好或是哪个不好。这一切的思考并不是要求我们去改变现有的交通方式,只是给出一些可替代性方案来激发我们去思考,包括所有这些模型使用的物件都会掉落然后又被拾取。我们思考的是现象,是什么样的价值应该在我们的社会中被允许?

第三个,生物自由主义。我们和工程师合作利用生物技术去创造使用可持续燃料的汽车,从而实现我们对于车的一系列幻想。图上右边的模型是使用水原子动力的车,每小时可以行驶50英里,非常的环保。另外一个模型在车体上搭载一种生物膜从而利用光合作用产生生物性质燃料。可能这辆车气味很不好闻,但它还是可以以一种很慢的速度行进。也许我们应该思考,速度可能并不是真正让我们取得进步的元素,我们需要的可能会是更慢的交通方式,使用更慢的方式去进行移动。

第四个部分是无政府进化主义者,他们联合不同的种族、不同的部落之间进行合作。在这个部分高个子的人乘气球出行,矮个子的人骑自行车出行。图片上的自行车可以骑20个人,当所有的人一起骑自行车就会有人在车上讲故事或是唱歌,当然有的人可能只骑行。整个骑行过程会持续好几天的时间。

我想说的是,当我们思考技术的时候可能应该思考一下这些模型。这些模型会给带来一些可能性,可能又会关闭一些可能性。我们想要利用这一系列的项目去实验一系列的世界观。在这一系列实验项目之后,我们在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开设了一个社会科学、人类学、社会学、哲学之间合作的设计项目,并开办了设计现实实验室,希望能够开发出一些新的意识模型来看待这个世界。作为设计师,如何从其他的学科中进行参考从而发展出属于设计师的,不可替代的,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接下来幻灯片展示的是另外一些研究项目。我身为一个教师除了教学有的时候也会直接参与研究项目,图片上的这个项目叫做“Many  Worlds working  Group(很多工作组的世界)”,这个项目包括很多不同背景的研究者,有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以及设计师,大家一起合作建立这样一个世界。大家可以看到图片上不同颜色在不同的位置代表不同的领域,这些不同的领域在不同的框架进行对话和沟通。在不同区域间,比如的形态系统、经济系统、文化系统中有一些过渡区。基于这样的原因建立了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的主要工作是让不同专业的研究者进行合作,探索跨专业的一些可能。当然了,这其中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说为21世纪的一些边界问题提供解决方案,而是提供一些特殊的视角,更好地让我们深入、广泛地了解“边界”对于今天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接下来的这句话是我想用来作结束语的。“Design  as a  catalyst  for interdisciplinary imagining?”如果我们要考虑“替代性未来设计”对于未来会有怎样的贡献,我想我们需要有一些对不同专业的想象。需要思考设计怎样作为“催化剂”来促进跨专业的想象,强化科学领域或者是考古学领域以及各方面领域间的想象。运用这些思考和想象我们会创造出更多不同形式的教育模式、模型。谢谢大家!

图、文/未·未来 官方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