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未•未来」演讲实录丨开普敦d.School院长理查德•佩雷斯:全新工作方式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648  时间:2018/1/4 10:53:58

演讲全程视频(或点击首页“视频”栏目观看):

「未•未来」演讲实录丨开普敦d.School院长理查德•佩雷斯:全新工作方式

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中央美术学院邀请我来这里,跟大家去分享我们在南非开普敦所做的一些事情,我想谈一谈关于设计,以及特别是在南非,如何将设计推向一些未经探测过的领域。

一些关于现在我从事的工作的背景和开普敦大学设计思维学院。回到2003年,斯坦福大学的蒂姆·布朗和大卫·凯利开始从一个不同的视角来看待设计。他们遇到了画面左下角这位先生,他早年从IBM离开后花了30年的时间发展SAP。在他上讲台展示前,他简单翻阅了一本《商业周刊》杂志,他被一些内容所震惊,从此他成为了世界上设计社群的支持者和赞助者。他的第一步是在斯坦福大学成立了这样一个设计思维学院d.school,鼓励人们去成为自己的梦想的先锋者。后来他在德国波兹坦成立了一个类似的学院。大概在五六年之前,他想观看和思考设计如何在大学中综合多学科进行研究,这些机构发展得非常快。我们和传统的教育环境不一样,比如传统的开普敦大学开始引入一系列设计思维的方式,不是去使用一种过去的传统的设计学位的方式,这在当时非常具有颠覆性,所以他们创造了这样一个合作的平台,在各个学科之间,他们使用这种设计作为将很多学科融合的方式,用设计的方法、过程、工具去共同面对一些复杂的挑战。

德国的波兹坦大学大学,他们非常善于分析,但是他们也开始使用设计思维方式成为跨学科的工具。我们在开普敦非常幸运,在两年前成为了第三个设计思维学院。我吗很感兴趣看到在这么一个新生经济的非洲背景之下,设计思维可以扮演一些怎样不同的角色?美国、德国都是发达国家,南非是一个年轻的民主国家、文化很不一样,我们的复杂性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会有很多的方式去理解设计思维对我们包括对整个非洲大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关于开普敦大学的背景,它并不是一个设计学院,我们是一个典型的传统的综合大学,也是南非最古老的大学,有大约26000个学生,会有一些非常传统的学位,我们有六个学院,有商业、工程、医学、人文、法律、科学学院。所以我们这个大学的学生原本只是一些非常传统的对于设计的理解。

开普敦大学是在一个山脚之下,很好的环境。但实际上开普敦有很大的社会划分,我们去理解设计如何能够在这样一个因25年前种族隔离而分裂的社会产生作用。我们是立足于非洲的,关心的不只是南非,我们是关于整个非洲或者是塞哈拉以南的非洲。

如何面对社会时代的复杂性,我发现我自己处在这样一个传统设计所存在的环境,我花了很多时间向人们解释,向整个大学和利益相关者解释我们要做什么,包括设计能够对他们的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包括和法学院的院长,医学院的院长探讨设计并不仅仅是关于审美和一些漂亮的物件,实际上设计是一个过程,一种思维方式。

我常常用这个图表来阐释设计的角色和演化过程。画面左下角是大部分南非所处的位置,人们几乎对于设计没有认知与欣赏。换句话说,当你四处走走,开一辆车,根本不会去欣赏你所坐的座椅或者是所做的任何被设计过的体验。在图中当你从阶梯往上走,你看到工业设计领域,设计作为一种造型,即美学,它有时会对建筑视觉产生影响等。而我真正想要推广的是设计作为过程的角色,设计作为一种思维模式,一种促进创新的动力。所以看学商科的学生就跟他们说你觉得设计能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对新的商业模式,一种新的工作方式或者新的银行系统。实际上设计除了传统的设计专业之外还可以扮演跨越这个传统的角色,形成更大的影响。所以我们教我们的学生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其中发现最好的一个方式是体验式的,我们的教学是基于行动的,很少是关于理论的,我们带领学生通过体验、通过实践来学习。

开普敦大学的博士、博士后、硕士等等这样的一些学生,要么是他们有自己的专业,比如说有市场营销或者是法律等等,我们对这个不同跨专业的学生进行跟踪,希望能够加强多样性,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设计本身价值所在能够加强学校本身的多样性,而不是把学生关在专业自身里面。比如你是建筑系的才是设计师,法学院的学生和儿科医学院的学生都可以来进行设计,所以在这些不同的专业里边有不同的研究领域,可以假设把一个学教育的学生、商务的学生或者是商业法的学生,或者是儿科的学生,把他们叫到一起放到桌边之后让他们用设计作为框架来解决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的时候,可以想象他们所提出的一些的想法,还是非常好的想法,这是我们想推广的。我们希望让学生按照这样跨专业的团队进行设计,所以教他们同理心的设计,很多学生从来没有出去跟其他人进行沟通,基本上是呆在教室里研究书本,所以教会他们怎么彼此互动,怎么分享专业语言,从一个专业到另外一个专业怎么分享,同时教这些不同创新领域怎么能够有信心,把一些概念表达出来。

我们有11个官方语言在南非,11个官方语言中他们来自11个不同的文化,所以我们发现设计能够创建一个非常好的媒介,甚至会创建一个新的语言,大家都可以用通用的语言进行沟通,绘画就是其中之一,不管你说的是什么样的语言,一般都能够理解一些基本的绘画,这个学生是一个学法律的学生,你可以看到他在画一个概念,希望能够和团队的其他同学分享,我们还教他们怎么进行沟通,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不仅仅在他们小组里还包括小组之外,这也是设计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怎样跟别人讲述你的创意,让别人来支持和参与,这也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另外制造原形的概念,学生会制作3D的物体来表达自己的创意,不仅仅在小组里来表达,同时也在外部的一些团队和领域分享自己的概念,但是在找到解决方案之前必须要了解这个问题所在,所以大家有不同的背景,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有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的设计工具和技术,把大家之间的障碍打破,我们在这里想做的是为我们的学生让他们为未来做好准备。
行业担心南非的大学专门培养有着某种技能的学生,但是我们整个世界有非常动荡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变得越来越复杂,有很多模糊,如果说在过去全球发生一些非常重大的事件,大家会觉得那个可能一时一刻发生,但事情并不是这样,未来会形成“新常态”,学生应该用这样的技能作为装备应对这样新常态的世界。

在世界经济论坛中2000年预测了2015年的十大技能,创意是第10个,有意思,2020年的时候,又做了预测,创意爬到了第三位,创意信心、创意能力的建设对我们的学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有诸多原则,比如同理心的概念,模型制作与行动,测试,合作与多样性。在南非,因为我们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信仰系统,所以对我们来说有趣的一点不仅仅是让不同的学科融合工作,同时不同的文化也应该在一起在创新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然后是价值,以人为中心,批判性思考;还有创新探索、反思,以及失败也是整个学习过程中的一部分。最后是形成思维模式。让学生用不同的方式进行思考,让他们形成实验的信心,最终达到这一点问正确的问题,一直保持自己,同时来尝试和探索,我们希望他们最终能够在公司环境或者是自己创业过程中带着这样一种探索性的思维方式寻找新的答案。我们从小往上一步步地走,真正要做的是让学生从上到下学习,当然要花很多时间才能够做到。

图、文/未·未来 官方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