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王琦:德高望重的版画家李桦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310  时间:2018/1/5 16:20:48

他是版画界和睦家庭的家长

李桦不幸逝世的噩耗传出后,在版画界引起极大的震动。这位德高望重的版画家,在他六十多年的艺术生涯中,不但以他精湛的艺术深人人心,而且更以他高尚的人品受人景仰。众所周知,文艺界、版画界是以团结和睦的大家庭著称的,而李桦便是这个和睦家庭的家长。他在这个大家庭里具有实际的崇高权威,可是他却从来不摆出一副“老权威”的架子,而是接近群众,乐于倾听大家的不同意见。我和他共事多年,深深感受到他不仅具有通情达理、平易近人的良好的处世作风,而且具有嫉恶如仇、从善如流的难得的做人品质。

徐悲鸿等盛赞他的作品

我和李桦初次见面是在1946年5月,而我们的通信往来却是在1940年,当时我在重庆,他在长沙,为了共同的新兴版画运动,我们建立了牢不可破的革命友谊。当时重庆在郭沫若领导下的“文化工作委员会”是白色势力包围中的一块红色地区,许多进步的文化活动,都是以文委会的名义举办的。就在1941年下半年,文委会举办了一次规模盛大的全国木刻展览,当征集作品的通知发出后,李桦总是很快寄来他的近作,他创作的黑白木刻《捷报》、《秋日》、《晚归》、《军民合作抢收秋粮》、《光明的追求》等,是那次展览会上引人瞩目的优秀作品。胡风在看了展览以后,曾对我说:“在刻画人物形象上,南方的木刻家还没有人超过李桦的水平。”这样的评价我认为是符合实际的。到了1942年第一届全国木刻展览会上,徐悲鸿撰文评介时除对古元的作品备极推崇以外,对李桦的作品也作了很高的评价,他认为李桦的作品“作风接近德国的丢勒”,又指出“李桦的《两人》可称是版画中的印象主义”。徐悲鸿还在文章中诚恳地指出当时青年木刻家不注重素描基本功的弱点,但特别说明只有古元和李桦两人的作品是例外。可见徐悲鸿对古元和李桦在艺术上的评价是等量齐观的。抗战胜利后,李桦在上海更是勤奋地从事木刻创作,迎来了他在创作上的高峰时期。我每次从南京去上海时,都借住在友人漫画家余所亚的住所,李桦也和余同住一室,他总是伏案不停地拿着画笔和刻刀,连续不断地创作出像木刻画《怒潮》、《快把他扶进来》、《粮丁去后》、《里外同心》等那样振奋人心、强烈而富有艺术表现力的作品。一向对新兴木刻十分关心的冯雪峰先生一次在对我和野夫两人的谈话中说:‘‘你们三人的工作可以各有侧重,可让李桦多搞点创作,王琦多写点文章,野夫多担些行政工作……”雪峰对版画创作要求十分严格,可是对李桦的作品仍持肯定态度。

水墨画显示他深厚的笔墨功底

李桦在上海无固定职业,靠微薄的稿费收入是不足以维持最低限度生活的。野夫在南京主持东南合作印刷厂,他以厂的名义为李桦出版了《怒潮》组画(活页)和《李桦水墨画》,这是李桦在长沙时期对洞庭湖一带的写生画,浓郁的水墨韵味,使我首次领略到他传统绘画笔墨功底的修养。1946年底,徐悲鸿邀李桦去北平艺专执教后,李桦曾经用水墨画的形式表现了天桥的卖艺人,千姿百态,各尽其妙9这一组天桥人物画深得徐悲鸿的赞赏。当时我和余所亚正在香港,友人黄茅(漫画家)在他主编的《华侨日报》美术双周刊上,发表了部分天桥人物水墨画。我从印刷品上还不能完全看到作品的妙处。到了1953年,我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任教时,和李桦同住在五老胡同的宿舍。在一次版画系教师的小型晚会上,李桦出示这组天桥人物画的原作,大家对李桦的水墨画才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这组人物画可说是他的纯熟的写生技巧、准确的造型能力、深厚的笔墨功底互相融会贯通的产物。

对行政领导和教学工作一丝不苟

李桦以他坚实的绘画根底、广博的文化修养、全面的版画专业技术知识,本来可以搞出更多更好的版画创作。可是他后来却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组织领导工作和教学上。他认真负责,工作作风一丝不苟,大小任务,事必躬亲,从不假手于人。他在中央美术学院担任版画系主任时期,凡有关文件如每次的教学方案、总结、上报材料、书信往来,他都是亲自执笔,从不要副系主任或系秘书代劳。1980年他当选为中国版画家协会主席,我是副主席兼秘书长,全国各地区的同志经常把有关版画活动的资料寄给他,他都一件不漏地妥善保存起来,我把每期的“版画简报”编好送给他审阅时,他总是根据手头保存的材料一一核对、修改或补充,最后定稿。

一心为公的典范

李桦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他为人正直,遵守纪律,从来不做越轨的事,所以“营私舞弊”、“假公济私”、“损人利己”等词条,在他的字典里是找不到的。他从不以私人的感情去代替一切,他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就坚决去做,不应该做的事情就坚决不做,没有第三种选择。1991年9月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版画家协会为了表彰一批老版画家对我国新兴版画所作出的贡献,拟向他们颁发奖杯和奖状,准备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不幸的是此时李桦唯一的爱女突然因病去世,这对他当然是一种莫大的打击,他的女婿请了一位医生陪同着去见岳父,怕李桦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以防万一。可是,当他的女婿把这样不幸的消息告诉李桦时,李桦内心虽然感到极大的痛楚,但只是低头不语,仿佛陷入沉思状态。他的老伴失声痛哭,他反而安慰她说:“人既然走了,就别再去想她了。”李桦没有掉泪,我和他共事多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也没有见过他有掉泪的时候。版画系的教师为了照顾他的情绪,建议颁奖大会延期举行。可是李桦立即表示:颁奖大会按预定日期举行,决不更改。他还克制自己的悲恸,照常草拟代表获奖者在会上发言的讲话稿。在颁奖大会那天,李桦活跃在人群中,仍然不停地和来自各地的版画界友人接触,和他们谈工作,叙旧情,像平常人一样。人们说,李桦老人的生命都是由理智细胞组成的。

版画界德高望重的领导人

李桦待人宽厚,严于律己,他的处世原则是“宁使天下人负我,不使我负天下人”。和他交朋友最放心,他决不会搞小动作,放暗箭。他善于谋人而拙于谋己。正由于此,有的居心叵测的人,便利用他的忠厚、正直,背着他打着他的旗号去做一些他不愿做的事,但他在尚未察觉以前,是不轻易相信别人的提醒或劝告的。他作为版画界德高望重的领导人,在选拔干部问题上,更是严格地按照德才兼备的原则办事,他信赖的是那些少讲空话多干实事的人,是那些不计名利地位、大小事务都抢先去干的人,而李桦本人是光辉的榜样。中国版画家协会自1980年在黄山成立以来,已经历了十四个年头,在没有固定编制,没有经费的困难条件下,仍然把版画活动开展得如此蓬勃,在国内外都产生了良好的影响,也就是由于有像李桦那样一批艰苦奋斗的实干家的辛勤劳动,才能换来如此成果。李桦对我国新兴版画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是应该载人史册的。现在他虽然离开了我们,可是他的为革命艺术事业而勇于献身的可贵精神,却会鼓舞和激励年轻的一代,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艺术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