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张桂林:李桦先生和儿童版画教育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314  时间:2018/1/5 16:34:22

1994年5月5日上午,11时30分,敬爱的李桦先生抛下我们——他长期扶之倡之,为之倾注难以估量的心血和汗水的许许多多版画艺苑蓓蕾——匆匆地,然而是永远地去了。听此噩耗,我悲痛万分,肝肠寸断,先生生前多次来信,对儿童版画美育事业亲切关怀、大力支持、热情指导的件件往事,涌上心头。悲痛之际,含泪重温先生教诲,辑先生部分书信录,永灌愈开愈艳的儿童版画之花。

在我国儿童版画开始普及的时候,李桦先生于1980年4月来信说:“看小学生的版画作品,天真烂漫,很有意思。现在我们也逐渐认识到对孩子进行美育是不可忽视的。而版画(包括木刻、铜版画和石版画等形式)是最适合于小学教育的。艺术是为人民服务的,为丰富和改造小孩子的精神生活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大事,不可小看之。”李桦先生又于1983年6月来信说:“从这些八至十二岁的小学生所创作的版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美妙的儿童世界,那里描绘出来的一猫一狗,一草一木,一个小人物,一部汽车,都反映着天真无邪的儿童感情,他们的理想和生活感受。这就是美育的成果。为了培养我们的后代,为了建设社会主义的精神文明,提倡美育已是当务之急了。凡事起头难,但只要是有益于人民的事,我们就应知难而上。热情地支持儿童版画这新生事物,应是我们每个爱护祖国和关心我们后一代的革命者的责任。”同时,李桦先生还来信说“发展儿童版画,提倡美育,大有可为,深望坚持下去”。

1983年2月,在开始进行中日儿童版画友好交流的时候,李桦先生来信说:“我将给大田耕士先生写信,介绍你们的情况,将你们的画集寄给他看看,征求他的意见,他对于我国的木刻运动是很了解的。”

1986年12月,在准备举办中日首届儿童版画教育研究大会时,李桦先生来信说:“知大田耕士先生明年8月来西安开会,并知你们领导大力支持这件事,实在太好了。应借此机会召集国内各地搞儿童版画有成绩的同志们也一起和日本同行交流经验,对于促进我国的儿童美育运动很有好处。应很好充分准备,既研究技法,也讨论理论。同时举行一次全国儿童版画展,把声势搞得大些,扩大影响及全国。现在内蒙、南京、南通、天津、四川等地,我知道都有儿童版画活动,应请他们派人参加。如果届时我身体好,也想来参加,这是件大喜事。”

在1987年8月中日首届儿童版画教育研究大会在西安召开的前夕,李桦先生又来信说:“此次各省有同志来参加大会,应发动大家使儿童版画向广度和深度发展开去,今天中央已提出发展美育问题,这是一个扩大儿童版画运动的绝好机会。祝同志们团结一致,为共产主义事业,为我们后一代的幸福,努力奋斗。”同时赐贺信说:“今天的儿童是将来世界的主人,为了人类的和平进步,我们这一代人,尤其是中小学教师,有教育儿童,使他们身心健康,成为‘四有’的好公民的职责。日本三十多年来,由大田耕士先生领导,发展儿童版画事业,给儿童们以美育的培养,获得了显著的成绩,我们十分钦佩。我国近年来亦注意及此,并向日方借鉴学习,也获得了初步的成绩,这是中日文化交流中的一个极有意义的方面。希望今后中日的儿童版画活动家们进一步合作,争取获得更大的成就!”

在发展我国残疾儿童版画教育中,李桦先生来信说:“聋哑儿童虽残,天资并非残废。在今天的文明社会中,应当爱护这些不幸的儿童,使能获得正常的发展,成为能为社会服务的国民。进行石裔彩拓版画的学习,获得了成功,这对于聋哑儿童固然是个福音,对于提倡小学的美育也是个新的尝试。今特予推荐。”

当残疾儿童版画在京展出时,李桦先生又撰文写到:“一群十至十五岁的聋哑儿童创作了一批石膏彩拓版画,这是一个成功的新尝试,现在展览出来了。这些作品既表现儿童的天真心灵和灵巧的手艺,也反映蒙族人民的生活,是很耐人们欣赏的。这是不幸的残疾儿童们的创造,希望广大观众给予支持和指导。”

在全国各地掀起儿童版画教育活动高潮中,李桦先生于1987年8月著文赐教:“孩子们创作出的版画给我们美的享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但是年岁大了,离开这个可爱的儿童世界愈走愈远了。人们往往珍惜那逝去了的天地,到处寻找它,现在可以在儿童版画接触到它了。我感谢孩子们所给予的美的享受。我也感谢指导孩子们创作版画的老师们,你们为后代的成长,为精神文明的建设,都做了极有意义的工作,为四化贡献了力量,是值得称赞的。”

李桦先生还来信亲切地说:“我国自八十年代以来,各地掀起了儿童版画的活动,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现正在形成进一步发展的趋势,但是关于提倡儿童版画的理论研究和进行儿童版画教学的辅导资料,尚十分缺乏,这是我们要急起直追,迎接这个在改革开放中推行美育的大浪潮的。”

在儿童版画之花盛开的1994年春天,在中日第四届儿童版画教育研究大会即将召开的日子里,敬爱的李桦先生于1994年1月4日、1月8日、2月8日、3月5日和3月24日接连给我的多次信中说:“大家都很好,新年快乐。我非常抱歉,去年年底,我没有刻狗年贺年片。现在印制木刻都感到困难,年老了,搞木刻便感吃力了。”并说:“我身体近不适,但仍能工作,勿念。”在另一封信中亲切地说:“所写《中日儿童版画交流十年录》前言,扼要明了,写得很具体,今寄回。预祝今年的山海关中日第四届儿童版画教研会的成功。”

之后,正当我做好准备于4月底去北京,向敬爱的李桦先生汇报今年8月17日在山海关召开的中日第四届儿童版画教育研究大会及中日儿童版画联展的有关筹备工作,听取先生的指教时,却万万没有想到,一声惊雷,使这次汇报成了永远再也不可能的事了。虽然,我于5月19日专程到北京向先生遗体告别,并且还于8月17日陪同日本友人大田耕士先生一行在京祭奠敬爱的李桦先生,但我却总是不相信这是真的,李桦先生那和蔼的面容,时时闪现在我的眼前。

尊敬的李桦先生,在我心中,在一群群系着红领巾的天真活泼的孩子们心中,在许许多多人心中永在,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