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艺术家 史论家 策展人

简介

谈谈最近正在构思或者进行的创作。

时间真的是酿酒师, 如今现实中的青春远去了,反而更加在记忆中闪动复苏,我接下来的创作可能会跟那时的日子有关。

在绘画创作上,如果话说得太多画就没了。希望这次的回答是个例外。

对自己艺术生涯影响最大的艺术家或者事件。

自然能使人的心灵恢复本来面目,2006年的西双版纳之行使我感觉自己“看”得更为真切了,这变化发生在不知不觉中。

画画之余,最爱做的事情是?

读书、看电影、听音乐。

在艺术家的作品中畅游是我最幸福的事,现在越来越享受这种方式的交流。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木心先生说:“有植物人,有动物人。”我想,我可能是植物人。

迄今为止有过的最大理想是?

想生出翅膀,不用办签证就能在世界各地自由往返。

生活、艺术、钱,在你心中怎么排序?

生活、艺术、钱是并列的,不是以数量的多少来分重轻。

如果生活不再流动,艺术就会跟着止住脚步。

如果没有艺术,生活索然无味,即便还能进入生活的流程,人可能会迅速老去。

钱是人的产物,是我的朋友,它能为生活和艺术提供帮助,但生活与艺术不听命于钱的任意摆布。

讲两个故事,分别定格在自己最糗和最自豪的时刻。

最糗的时刻:醉酒后给自己认为最贴心的人打电话,却惨遭呵斥。

最自豪的时刻:之前真没有,期待以后有。

现在最想去的地方是?

想去爱尔兰,那里的歌在我听起来像是某种召唤。

幻想一下,十年后的自己,会在哪里?在干什么?

没在北京,也许在温暖的南国。

那里是植物的世界,用画与它们交谈。

对当代艺术世界的看法。

当代艺术世界泥沙俱下,但是活的。

新的不断涌溢,创造才不会停止。

徐冬青
1972年生于安徽。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美术学硕士。
现居北京,工作于中国国家画院。
多次参加国内外学术展览,并有多幅作品被收藏。

冬青:当绘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冬青:在西双版纳等你——我的感性、情愫和思绪

樊波: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国——徐冬青花鸟画的审美格调

邓平祥:为花忧风雨——徐冬青现代工笔花鸟画解读

李林:时光以颜,繁花以灵——读徐冬青的画

傅京生:木香楼画作谈片——徐冬青画作赏析

老巢:用水的心思安排花朵——看冬青的画

梁小斌:童贞花卉见端倪

艺术不是仰视,是一种尊重——与女艺术家徐冬青的一次对话

徐冬青简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