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批评                                                        >> 返回上一页
「未·未来」演讲实录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阿什利·霍尔:设计五个未知的未来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info 点击量:585

阿什利·霍尔

演讲全程视频(或点击首页“视频”栏目观看):

「未·未来」演讲实录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阿什利·霍尔:设计五个未知的未来

大家下午好!非常有幸今天来这里参加这样一个了不起的盛会,我是阿什利·霍尔,我来自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我的题目叫做“设计五个未知的未来”。

我们这些设计学院是不是能够去迎接21世纪的这些大的挑战?还是我们仍然是卡在20世纪的一种思维方式里,我们做的一切是不是已经为未来做好了准备呢?我们是不是为未来的挑战做好了准备呢?通过科技、一切的未来的话题,所以我会谈五个相关的想法,去探讨未知的未来,以及如何将设计学院去学院化。

第一,非线性教育。我们为什么将设计作为线性问题解决过程去教授呢?设计是从这里开始那里结束,一开始非常明白的问题去解决吗?事实上我们的世界不是这样的,世界是很混乱的,有的时候无法意识到问题是什么?我们提问的时候并不知道问题是什么,实际上最主要的问题当我们面临非常复杂的现实的问题时候是我们最大的挑战,所以我们是否可以开发一种非线性创意教育的过程,让个人和团队产生各种多样性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们做了很多年的尝试,希望进入学生们的头脑了解他们从一个项目到另一个项目时候的一种思维的方式,实际上这种思维方式并不是线性的,而是去颠覆这一切,实际上只有在不确定的情况里面才会有创意,在一个非常稳定的,一个流畅运转的世界里面并不会有创造力,实际这一切都是我们面对21世纪的挑战,我们会面对一个复杂的环境。

第二,关于为失败去设计或者把它叫做“有弹性的八爪鱼”。实际上很多时候我们走向成功的道路上充满了失败,很多时候我们一直在失败,像爱迪生说过我从来没有失败过,只不过找到了一万条不能奏效的道路;或者像丘吉尔所说过的那样,我们应该不断地从失败走向失败,但是不失去热情,这样最终我们就能够成功。所以希望强迫我们的学生去失败,希望每个学生想要通过我们的考试必须要失败,必须要不及格,希望能让学生产生对失败的韧性,能够非常成功的把一些事情做失败,在失败之后弹回来,有这么一种弹性和韧性,必须要非常善于失败,必须有办法能够产生反弹。

最终他们会发现这是一个成功的,他们会以失败的角度去理解什么是成功。他们这种认知上会非常具有一种韧性,能够接受失败,他们能够发现什么是失败,也能够发现想要成功需要做什么,因为他们需要真正去解码什么是失败,真正理解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充满失败的,因为这个时代可能只是给成功给予奖赏,而不是奖赏一些人付出无数的努力但是失败了,我希望给我们的学生这样一种机会让他们去了解并且欣赏失败,能够接受失败会是成功的一个重要的一种方式。

第三,希望为了保护未来进行设计。我们面临生命有各种各样新的风险,可能是来自科技、可能是来自一些颠覆性创新的策略,我们在使用算法,使用各种各样的感应器、测试我们的DNA等等,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去控制这一切的新科技。

一个学生案例是做舌头吸附器,学生设计师和救护车驾驶员聊过,他说很多时候造成大量死亡的原因之一是窒息造成大量死亡,登上救护车的人是不能呼吸,因为他们可能被自己的舌头卡住,无法呼吸而造成死亡,所以他们把一个简单的可以挤压的小东西放到一个病人的嘴里边,把他们的舌头吸住,这是一个非常小的,非常简单廉价的设计,但却可以阻止病人们因为嚼了自己的舌头造成窒息,从而大量减少了他们因为嚼舌头而窒息造成的死亡。所以这么一种简单的吸附舌头的器械,就可以解救很多人的生命,是一个小的创新,但是却可以保护我们的未来,包括我们的设计如何让这个世界变成更安全的地方。

第四,创意的共同智慧,那么我们可能听到这种时候正在到来,在2025年或者2225年,我们可能会去招收学生的时候,学生会带着自己的合作智能一起来,带着自己合作的AI和合作的机器人一起来,因为可能作为未来并不是一个学生和教授的一个关系,而是一个教授、学生和人工智能的三角关系,可能未来教授会和人工智能合作教学生,有可能是AI和教授一起教学生,也可能学生和AI一起教教授都有可能,他们会改变颠覆现有的师生之间的关系。对于设计学院而言,我们是否十五年之后就会有这种软件出现,可能会去拥有这种创意的能力,能够帮助学生,当我们面试学生的时候很可能并不仅仅是面试一个学生,而是面试学生和他的辅助智能,未来正在发生。

我们看到,很多会议上可以看到我们一起分享最佳的实践,实际上告诉其他人我们是如何设计的,把好的想法带回家,跟我们学生进行分享,是不是导致我们一切设计都变得越来越类似,可能有的东西确实是这样。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多样性,共同面对的未来是更加复杂,更加具有多样性的,而不是一个同质化的未来,所以我们的教育生态系统应该是变得更加多样的。

最后如何让设计学院去学院化?我们应该忘记那些已经一成不变的教学方法,应该鼓励失败,我们应该建立一个大型的集体合作,我们应该去招收新的智能,同时还应该去面对全球化进行设计,所以我们应该让学生更多的进行一种合作去创作那种具有创意性的,为人去定制的产品,我们需要去,为什么要做这一切,有的时候这是一种20世纪的思维方式,很多学校还在做。

我想设计是全球化的一部分,所以设计方法以及设计思维怎么更好地拯救全球化?去年有两个非常重大的政治问题都是因为全球化的影响,所以我们需要在设计过程当中怎么应对全球化?我们现在寻找一些项目可以进行合作,我和皇家艺术学院的同事一起合作做了一个项目,这是一个为安全的全球愿景进行设计,目前面临怎样的挑战?怎样更好的为安全进行设计?我们的设计是不是朝着正确的方向真正应对这些为安全进行设计的未来呢?届时会有350个学生来研究2018年启动为了保护未来进行设计。这是一个合作的机会,我们希望提供这个机会让大家积极参与,谢谢大家!

图、文/未·未来 官方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