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 返回上一页
“红星照耀俄国:一场视觉文化革命1905-55”亮相泰特现代艺术馆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1421 时间:2017/12/18 16:56:50
title=

一个全球性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如何纪念俄国革命一百周年?是作为20世纪决定性的政治事件,还是聚焦斯大林随后的野蛮清洗历史?(Jackie Wullschlager,《金融时报》)。2017年11月8日,泰特现代举办展览“红星照耀俄国:一场视觉文化革命1905-55”。展品主要来自已故平面设计师大卫·金(1943-2016)的收藏,展示了俄罗斯和苏联的视觉历史。从推翻最后一个沙皇到1917年十月革命,从内战到斯大林执政时期,展览揭示了重大政治事件导致社会转型,所激起的全国范围内艺术和平面设计的革新浪潮。

大卫·金的收藏(David King,1943-2016)是世界上对俄罗斯和苏联材料搜集最全面的收藏之一。展览“红星照耀俄国”呈现超过250张海报、油画、照片、书籍和日用品,多数作品首次公开展出,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来研究这些独特的藏品。它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了解在现代世界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生活和艺术是如何发生转变的,观看像埃尔·利西茨基(El Lissitzky)、亚历山大·罗德琴柯(Aleksandr Rodchenko)和尼娜·瓦托琳娜(Nina Vatolina)这样的艺术家如何在视觉材料中捕捉国家的革命希望。

大卫·金的个人叙事

上世纪60、70年代,大卫·金为《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工作,他是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期间英国左派人物。70年代《星期日泰晤士报》打算出一期周年纪念特辑,他被派往俄罗斯,寻找俄罗斯革命家列宁(Leon Trotsky)的图像。他到了莫斯科却发现找不着任何照片,这个著名的革命代表完全消失了,从历史和视觉文化中消失了。这激起了他的兴趣,他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列宁的图像。

在他长达40年的收藏生涯中,他集聚了世界上最大体量的列宁相关的视觉材料,但也有大约25万其他与俄罗斯历史、视觉文化、摄影和平面设计相关的材料。他的收藏始于他自己的私人图像集,后来成为世界著名的图像库。在过去40年里出版的关于俄罗斯历史、文学、视觉文化和艺术的书籍中都能在他的收藏中找到。大卫·金的收藏成为研究人员使用的图片库之一。泰特与大卫·金合作多年,2016年他的收藏成为泰特现代的一部分。泰特现代试图构建一条时间脉络,使用私人的物品来按时间顺序来叙述一个重大的历史时期。

新时代的视觉文化革新

从1905年到1955年,俄罗斯和苏联的公民都在为建立一个新社会而奋斗。这次展览探索了新的流行艺术形式,包括海报、期刊、宣传单和横幅的形式,是怎样教育和娱乐公民,并渗入到数千万公民日常生活当中的。“宣传车”是布尔什维克新的宣传手段之一,上面装饰有生动的宣传画,带着公众发言人、小册子、电影放映和印刷机传播新政府的政策。十月革命之后,艺术以街头表演和庆典、纪念雕塑和宣传海报的形式走上街头,这些海报张贴在公共广场、工厂和公民家中。这次展览突出了阿道夫·斯特拉霍夫(Adolf Strakhov)、瓦伦蒂安·库拉基纳(Valentina Kulagina)和德米特里·摩尔(Dmitrii Moor)等艺术家的海报,他们描绘英雄主义的、工业的场景,他们富有表现力的艺术抓住了时代的革命热情。

马雅可夫斯基(Mayakovsky)说,苏联的海报能让一个跑步的人停下来。这些海报对于一个文盲占大多数的国家来说是带图片的重大新闻;它们同时把现代主义直接渗透到传统的偶像文化中。他们出现在车站、咖啡馆、城市墙壁和有轨电车里。即使现在看到也令人惊讶,其中表现出政治宣传与先锋派的重叠,最著名的例子即是埃尔·利西茨基(El Lissitzky)的《红楔子攻打白色》,在一个燃烧的黑色战场背景上红三角打入白色圆盘。至上主义服务于共产主义,这件作品的名字与内容激励布尔什维克打败了俄国白人。

历史的成就与恐怖

展览的一个章节探讨了1937年巴黎“国际艺术与技术博览会”,这次博览会为苏联提供了一个国际舞台,宣传其艺术和文化成就。苏联馆的重头展品是亚历山大·杰伊涅卡(Aleksandr Deineka)的一幅巨大的壁画,在展览结束时被摧毁。大规模的研究为这幅引人注目的壁画奠定了基础是此次展览一大亮点。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次展览的另一部分是为了纪念在斯大林的清洗中死去的数百万人,揭露了一些从历史中抹去的人物的个人故事。这包括那些生活在动荡时期的人的监狱脸面照,比如列宁最亲密的盟友列夫·加米涅夫(Lev Kamenev)和格里戈里·季诺维也夫(Grigorii Zinoviev),都是在错误的指控下处决的,以及海报艺术家古斯塔夫·克鲁特西斯(Gustav Klutsis),他的作品在他1938年被处决后仍然在城市广场上装饰了很久。“红星照耀俄国”揭示了在一段广泛的国家审查期间,图像是如何被操纵的。

这个展览颂扬了共产主义政权对视觉艺术所赋予的无以伦比的权力及其普遍性,同时叙述了这场最初被乌托邦理想所激发的图像制作的爆发。这无疑是一场前卫又矛盾的展览,它表明通过艺术新政府渗透到大众与社会结构之中。展览全程飘荡着肖斯塔科维奇(Shostakovich,1906-1975)的第11交响曲,似是民谣的哀歌又似革命的洪钟,乐观与绝望共存。多年来这位作曲家总是打包好行李睡觉,这样在他被逮捕时他的妻子就不必被唤醒——出乎意外他并未被逮捕。然而,正如肖斯塔科维奇所宣称的那样,“没有意识形态就没有音乐”。

(图文整合自泰特现代官网、《金融时报》、《伦敦周刊》和《卫报》)

编译/吴慧霞

展览信息

【标题】红星照耀俄国
(Red Star Over Russia: A Revolution in Visual Culture 1905-55)

【时间】2017年11月8日——2018年2月18日

【地点】泰特现代美术馆,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