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FA观点                                                           >> 返回上一页
韦启美漫画艺术展“社会百科全书”研讨会纪要(一)
来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点击量:2667 时间:2016/5/6 10:01:25
title=

2016年4月9日,韦启美漫画展“社会百科全书”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为公众揭示一个有别于油画家的漫画家韦启美。展览共展出包括原稿、发行稿在内的823件漫画作品,题材涉及政治经济、国际关系、日常生活、社会风气等等多个方面,堪称一部图式“社会百科全书”。开幕当天,展览学术研讨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贵宾厅,与会嘉宾围绕韦启美的漫画创作、治学态度、日常阅读等展开深入有效的讨论。

闻立鹏:刚才看了韦先生一千多幅作品里面选出来的漫画。韦先生是我心目中非常敬佩的一位智者艺术家,因为韦先生一直在油画系工作,我也在油画系,从他的学生一直到同事,系里面工作接触比较多。我觉得韦先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艺术家,他的心关怀东西特别广,可以说从世界万物到人间百态,从国际形势一直到生活小事,他都是关心的。他的漫画真是一部社会百科全书,他站在那观察社会,发出他的感受。漫画不是他的主业,他主要还是教学和油画创作,可是漫画的成就一点也不低于油画。他作为一个漫画家所关心的事情对于社会的影响我觉得可能在座的我们画家里面没有超过他的。当时几乎天天报纸上看到他的漫画,对社会的影响也大大超过其他画家。所以我觉得韦先生是很有个性,很特别的,和一般的油画家不一样,他起的作用不光是油画艺术方面,他的漫画促进社会的进步更是了不得的。我觉得学校给他举办展览会,看他几十年的生命没有白过,别没看他长的非常瘦弱,看他很不行的样子,可是他的生命力特别强,我非常佩服他的艺术。

潘世勋:我原来认为我比较了解韦启美的漫画,但是今天我一看展览吓一大跳,没想到铺天盖地这么多作品。韦启美先生是我入美院油画素描一年级的老师,我之前很早知道韦启美的漫画,因为我算是业余绘画出身,画过一些漫画,从韦启美先生那学了很多。那个时候好多漫画从内容表现了一种对社会的关注,包括对国际社会的关注,他自己非常动脑筋的,平时非常注意这些问题,所以他画出这些画。

漫画发展在中国受到很大的挫折,特别是反右以后很多画漫画的打成右派,很多就不画了。韦启美开创了一种歌颂漫画,《天上的白云地下的羊群》等是代表作品,这认为是漫画创作上的一个新发展,当时是给予肯定的。但是我当时个人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发展,因为漫画本身的生命在于讽刺,如果去掉讽刺完全走在纯幽默的路子上,那它的生命、社会上起的作用、在群众中引起的反响就变得非常小。韦启美一直坚持漫画创作,虽然后来教学放在了油画上,从所谓的歌颂型漫画到后来同样关注社会不良现象,他一生都很谨慎,但创作反应很巧妙,很大胆,能够抓住社会尖锐问题,包括社会民生,包括国际上的问题。

他的漫画创作力如此旺盛,有几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首先,所谓政治斗争的标准。韦先生看似一个不关心政治的人,但我们今天看他的作品,我认为他是非常关心政治的,非常关心国际民生的,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多作品。他只是很谨慎、小心、不声张,但作品反应出中国的各种变化,社会上的各种思潮,而且有自己的见解和判断。韦启美非常关心社会,我们在干校劳动的时候,除了毛主席著作,别的书几乎不让看,杂志更少,但他当时定了两份很尖端的科学研究杂志,专讲世界科技先进发明的,我们都不太关注这些事情,他就能搜集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消息。他一生都很注意看报、读新闻,这才能支撑他创作类似百科全书似的漫画。另外,中国绘画提倡巧思,这也是漫画很重要的因素,他的油画也是这样别具一格。韦启美虽是老一辈画家,但他思想很年轻,甚至是很前卫的,即使到了老年也很活泼,这从他的漫画和油画都能看到。

庞老师:韦启美先生经常教一年级的素描,我觉得以前美术学院都让最好的老师来教一年级,使他们一进门就不走弯路,素描整体出发再局部的去画。韦启美非常热爱自己的专业,留下那么多作品,他一门心思都在美术范围探索、研究、实践,这是非常可贵的。蔡元培提出美育代宗教,美育是什么?绝对不是画几张国画、油画、版画就是美育,我理解的是,蔡元培在国外感觉美无处不在,走哪都非常好看,非常调和,而我们是各自为政,没有整体的感觉,在环境里面我们没有考虑天、地、建筑的颜色,所有的都要突出自己,突出了所有就破坏了整体。韦启美对于美术教育也很有自己的想法,他90年代就说学生负担太重了,学生家长的负担也太重了。我们刚解放的时候,全民扫盲是免费的,上美院也是免费的,现在不仅要那么多费用,还有素描考级之类的,已经扭曲到不能再扭曲的地步了,这还叫美术教育吗。一开始画画的时候,如果老师告诉你背着画,失去了想象力、观察力、失去一切了还叫美育吗?一开始没有整体观念能画好吗?有整体观念的训练才叫专业训练。我就看北京没有一块是整体配色的,因为都在考虑局部,都想突出自己这块地方,中央美术学院在这方面也应该体现出自己的社会责任担当。

翁乃强:韦先生是我的恩师,他对我的人生帮助很大,其中最重要的是怎么对待自己的人生。我的毕业创作是韦先生带的,那时是1963年,毕业创作体验生活,在生活中发现题材进行创作,因为我是华侨,我就跟艾先生、韦先生商量,是不是可以去华侨农场。侨办宣传部给我开了介绍信,我就到了海南新农华侨农场,跟很多青年华侨一块开荒种香蕉。当时创作画了一幅华侨归来为祖国开荒建设农场的作品,画了一个小伙子正在砍伐然后动物全跑了,把这个稿子拿回来给韦先生看,韦先生说翁乃强你这个太概念了,没有生活,你虽然深入生活,但是没有看到生活,你把你的生活速写给我看,我把生活速写给韦启美先生看,他一张张看,在一张停下来说这个很好嘛。我到现在仍记得,要在生活中发现美好的东西,后来那个毕业创作侨务报作为封面刊登了。

我毕业后分配到了《人民中国》杂志当记者,拍了很多照片,韦先生有时候看到我就说翁乃强你发的照片很有意思。我当时在劳动文化宫拍了一组换房会的照片,他就很鼓励我,说我关心生活,在生活里面看见发光的东西。韦先生自己创作就很会从生活中发现美,很细致,很美好,以前韦先生住胡同四合院,院子中间有一个池子,孩子们早上出来在那打水,打水的时候可能有蜜蜂喝水,他就画了一个小女孩刷牙和一个小蜜蜂喝水。韦先生的漫画有一种让我感到很深刻的东西,有一张漫画《蝶恋花》我印象很深,一个干部眼睛和眉毛变成一个蝴蝶飞出去了,看到了一大堆人民币,寓意向钱看。可韦先生的生活非常朴实,他的客厅就是他的画室。韦先生他教育我应该怎么做人,他是我的恩师,我永远怀念他,而且向他学习。

袁宝林:今天的座谈会不管是从美院的学院教育来看,还是从全社会应当推崇怎样的艺术家出发,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座谈会,我们应当好好纪念韦先生这样的艺术家。我是反右以后的第一届美术史系,从二年级开始绘画实践课,韦先生是我们的素描和绘画老师。韦先生在艺术实践、艺术理论、艺术修养上都是非常全面的老师,是一个美育的典范。韦先生关心生活、政治、社会,也没有比普通老百姓多一点的特殊特点,就是平平常常的普通老百姓。但他在艺术上敏锐,在精神上年轻,我曾写过一篇文章,特别强调他的作品洋溢一种青春的气息。我们可以找出优秀的油画家,但漫画有这样巨大成就的不多,邵大箴先生也提过他的漫画一点也不比他的油画逊色。

漫画总是把它定义为讽刺与幽默,在革命战争时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先头作用,但侯一民先生特别感慨说现在几乎很少看到漫画。漫画不仅幽默,其尖锐性也是批判社会、关注社会的一种武器,我们今天仍需要这种武器,比如大家关心的腐败问题。另外,我想特别突出青春的气息,一方面很幽默,一方面很深刻,比如这次展览的请柬就是韦先生的作品《好奇》,用一种符合群众心理的巧妙方式,两个观众掀开大幕看里面,大幕上面写着“下一幕严肃处理”,老百姓想看是不是严肃处理,是不是暗箱操作,这也是很尖锐的现实问题。韦先生思想敏锐地用漫画形式反映中国走向改革开放的巨大变化,这种思想敏锐和深刻是值得我们学习的。韦先生说:我不仅喜欢看书,而且喜欢看我看不懂的书,他对存在主义,对时髦的哲学问题,对今天艺术的发展,照相与绘画的关系,怎么从视觉艺术的角度看待美术发展,这些深刻的专业问题,他都有超乎一般人的认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