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评论

主题性绘画大家谈(一)

2014.9.4

评论

“无形的手”的秀场:CAFAM强势策展的试验田

2014.4.10

评论

“不明觉厉”:记第二届CAFAM双年展

2014.3.9

评论

CAFA观点:当历史穿过摄影重归绘画

2012.4.18

评论

CAFA观点:座谈当代风景油画的创作与人文关照

2012.2.17

评论

CAFA观点:暗示与幻觉——以《黄灯》为例试论汪建伟艺术语言中的借用与含混

2011.11.25

评论

CAFA观点:观念艺术的美学思考

2011.9.10

评论

CAFA观点:药家鑫的“激情”杀人与艺术家的“贵族化”

2011.5.9

评论

CAFA观点:回归“原生态”

2011.3.31

展览

CAFA深度丨体系的回响:隋建国1997-2019

2019.10.10

评论

CAFA观察丨798艺术区何以承载“夜经济”?

2019.10.12

评论

CAFA观察 | 地域性艺术展览模式,能否再造安仁双年展的神话

2019.9.19

评论

CAFA专稿丨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回眺或许能获得由“Re”及“睿”的洞察

2019.3.27

资讯

CAFA观点丨艺术教育,如何作为一种力量改变世界?

2018.11.6

展览

CAFA观点丨“悲鸿生命”的凝聚:从徐悲鸿大展看写实主义的当下意义

2018.4.24

评论

赵少平:永远的主题—妥木斯纪事

2019.8.29

评论

孙景波:阅读“妥木斯”

2019.8.29

评论

妥木斯:我的绘画历程

2019.8.29

评论

贾方舟:同类相从 同声相应——有感于吴冠中谈妥木斯

2019.8.27

评论

杨飞云:画品•人品

2019.8.27

评论

邵大箴:卓有成就的特立独行者——油画家妥木斯

2019.8.16

评论

高名潞:“内游”——赵大钧的画

2019.8.11

评论

张鹏:李洋的“写生作品化”与艺术创作

2019.8.7

评论

邓平祥:杨飞云油画论——兼论古典风格油画在当代中国的文化价值和视觉意义

2019.7.1